星期天下午,佳穎拉著曉羽去逛街,曉羽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模樣。

 

「好啦!陪人家去逛街啦!等逛完了街,我請妳吃飯。」佳穎撒著嬌

 

「佳穎,妳不是上個星期才買了兩件上衣嗎?怎麼又要再買?」曉羽露出一臉的無奈

 

「妳沒聽過,女人的衣櫥裡永遠少一件衣服嗎?我呀,是想找找我衣櫥裡少的那件衣服啦!」佳穎擠了擠鼻子說

 

曉羽呡著嘴,不以為然的瞪了她一眼。

 

「先生、小姐,買條口香糖吧!」坐在路邊的老先生央求著路人

 

曉羽停了下來,掏出一佰元買了一條口香糖。

 

「曉羽,妳連衣服都捨不得買,給這種錢妳倒是很大方。」佳穎一臉不悅的看著她

 

曉羽扯了扯她的衣角,拿了口香糖後,對老先生笑了笑,拉著佳穎就快步離開。

 

「妳這樣說會傷了老人家的心的。」曉羽帶著些許的責備

 

「我真的寧願妳是個瞎子,看不見世界上所有可憐的人和動物。」佳穎嘟著嘴說

 

志熙面無表情的站在小巷中,看著佳穎和曉羽的背影,腦海裡不斷地播放著佳穎剛才的那句話──

 

“我真的寧願妳是個瞎子,看不見世界上所有可憐的人和動物。”

 

晚上,志熙坐在客廳裡喝啤酒。

 

十五歲那年發生的事情,又再次闖入他的記憶──

 

志熙的父親姜本淵將一袋鈔票交給了他,眼神中帶著憂傷。

 

「志熙,這些錢你拿著,記得要帶你媽去看醫生,爸爸現在要出去一下。」

 

「爸,你要去哪裡?」志熙擔心的看著父親

 

「去辦些事情!志熙,你媽的病不能再拖了,等會兒叫輛計程車,送她到醫院去,知道嗎?」他勉強的露著笑臉

 

志熙點了點頭,他直覺父親一定有事,只是不想告訴他。

 

本淵摸了摸志熙的頭,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番,再看看半開啟的妻子的房門,他遠遠的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妻子。

 

這是他們父子最後一次的談話,本淵鬆開了志熙的手,頭也不回的奪門而出。

 

當天晚上,警察局打電話來志熙的家,告訴他,本淵中午在廢棄的廠房裡一槍斃命。

 

志熙驚嚇過度,準備為母親送到醫院去的換洗衣物全部從手裡滑落,他淚流滿面的昏死過去。

 

第二天早上,他緩緩地甦醒過來,看著散落一地的衣服,以及來不及掛上的電話,他知道,昨晚發生的一切並不是夢。但,就在他還陷在失去父親的痛苦之中時,耳邊突然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志熙...志熙...你媽快要不行了,志熙呀!你到底在不在家呀!」隔壁的王大媽大聲嚷著

 

志熙像是被木棍狠狠地往頭上猛擊了一下,他立刻回過神來,打開大門衝了出去,任由王大媽如何的叫他,他也不肯停下腳步。

 

慢了一步,就在志熙衝進母親病房的瞬間,只見醫生正為她蓋上白布。

 

「媽...媽...媽...。」志熙衝上前去,抱住母親嚎啕大哭。

 

看著整桌的空啤酒罐,他冷笑著將身子深深地陷入沙發裡。

 

淚水在他眼裡打轉,無論如何都不允許自己哭出來,他發誓再也不哭,他要努力的活著,只為了找到那個殺人兇手,為他失去的幸福討個公道。

 

「啊...。」志熙終究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將整桌的啤酒罐和小菜全掃到了地上。

 

當年警方的說詞,又再一次地浮現腦海,他痛苦的快要瘋掉。

 

“你父親販售毒品,被警方以現行犯逮捕,但他在押解途中逃脫,為了阻止他,警方只好開槍。”

 

“我們已經查出對你父親開槍的員警了,他叫韓-天-齊。”

 

「韓天齊!韓天齊...。」志熙緊握著拳頭,怒不可遏的將整張桌子掀掉。

創作者介紹

放空

amyh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