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的夏天,即使到了晚上還是一樣的酷熱。

 

「姜志熙!姜志熙,開門,快開門。」石頭滿頭大汗,用力的敲著志熙家的大門。

 

「怎麼有空來?」志熙幫他開了門,拿了放在椅背上的內衣穿上。

 

「有啤酒嗎?」石頭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心情不好?你看起來有事。」志熙走到冰箱前,打開冰箱,拿了一罐啤酒丟給他。

 

「等會兒要去做一件大事!」石頭打開啤酒,一股作氣的喝了大半。

 

「又要去販毒?」志熙的眼裡帶著厭惡

 

「除了這個,我還能做什麼?」石頭又開了一罐啤酒喝著

 

「你忘了你媽了?你答應過她,不再做讓她傷心的事。」志熙喝了一口啤酒

 

「就是為了她,我才會這麼做。」石頭眼裡含著淚水

 

「志熙,這些錢是給我媽的救命錢,如果我沒有回來,請你一定要幫我拿去給她,就說我去了很遠的地方,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回來。」石頭把錢交到志熙手上,笑著看著他說。

 

志熙想到了父親,當年也是這樣將一大疊的錢交給他,然後一去不回。

 

「放心!我一定會小心,不會再讓歷史重演的。」石頭看出了志熙心裡想的,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定要回來!否則,我不會原諒你的。」志熙看著他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沒有回來,你會幫我照顧我媽吧?!」

 

「如果害怕就不要去!如果不能回來,我也一定不會再幫你做任何事。」志熙將錢丟還給他

 

「看來我一定要回來,不然,我媽就沒人理了。好,我答應你,就算缺了腿也會爬回來。錢,你先替我保管著。」石頭笑著說

 

他把錢丟給志熙,笑著站起身來,「我走了,明天晚上請你吃飯。」

 

看著石頭離去的身影,志熙的心裡莫名生起一股說不出的擔憂。

 

晚上八點,天齊接到電話,必須立刻趕到警局裡去,因為有人密報,今晚在港邊的倉庫裡有毒品交易。

 

「爸,一定要小心喔!」曉羽一遍又一遍的交代天齊

 

「會的,為了我的寶貝女兒,爸爸一定會非常小心的。」天齊摸了摸她的頭,給了她一個絕對會平安回來的笑容。

 

曉羽回了一個笑臉,但心裡湧著異常的擔憂。

 

這次的毒品交易案,是警方幾個月以來不斷追查的大案件,為了這次的案件,出動了大批的警力。警方將倉庫團團圍住,就等大魚上鈎了。

 

二十分鐘後,五輛自用車陸續開了進來,幾個黑幫份子走下了車,為首的是綽號大貓的角頭老大,在北台灣擁有龐大的勢力,他比了個手勢,隨伺兩側的小弟立刻為他遞上香煙和火。他吸了幾口煙,環顧了一下四周,發出了兩聲咳嗽聲,幾個手下便各就各位的站好自己的位置,他則帶著幾個小弟走進倉庫裡。

 

大貓看了一下倉庫四周,小弟拿了張椅子讓他坐下。

 

五分鐘後,石頭拎著一個登山背包走了進來。

 

「東西帶來了?」大貓看了他一眼,再看看他手裡的背包。

 

「看來你大貓的稱號也不怎麼樣。」看到倉庫外和大貓身邊的龐大人力,石頭忍不住笑了出來。

 

「當心點兒說話!否則,你恐怕沒命離開這裡。」幾個手下立刻朝石頭衝了過去,大貓比著手勢阻止著。

 

「如果真怕,就不敢單刀赴會了。」石頭瞪了那些手下一眼

 

「帶種!我欣賞你!如果混不下去就來找我,我可以收留你。」大貓張大了嘴笑著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速戰速決。」石頭冷冷的看著他

 

「好!」

 

他做了個手勢,拎著皮箱的小弟立刻打開皮箱,讓石頭確認鈔票。

 

「嗯,不用點了,我相信大貓。」石頭看了看大貓,「如果沒事,我想,我們不會再見面了。」說完,他拎著皮箱轉身離開。

 

看著石頭離去的背影,大貓又是一陣大笑。

 

就在石頭走出倉庫的瞬間,警方立刻圍捕上來,大群的員警衝進倉庫裡抓人。

 

石頭機警的掙脫開來,拿著皮箱飛快的逃跑,幾個員警追了上去,其中還包括了天齊。

 

「不要跑!再跑就要開槍了!」天齊邊追邊對他大喊著

 

石頭跑步的速度極快,員警們被遠遠的甩在後頭,眼看著就要被他逃走了,情急之下,天齊對準了他的小腿開槍,卻沒料到,他竟在這個時候摔了一跤,子彈硬生生的射中了他的心臟,當場一命鳴呼。

 

天齊傻在當場,兩個員警立刻上前查看,確定他已死亡。

 

記憶再次將他帶回到了十二年前,同樣的事件,怎麼可能會再次重演?當年,志熙的父親也是以同樣的方式死在自己的槍下,他為此終生抱憾,沒想到如今又增添了一名,難道他真的不適合當警察?

 

第二天早上,天齊拖著一身的疲憊回家。

 

「爸!」見他平安回來,曉羽開心的跑上前去抱住他。

 

「曉羽。」天齊看著她,無力的坐了下來,「爸...爸又殺人了...十二年前的那件販毒案,昨晚又活生生的上演了...。」天齊自責難過的不能自己

 

曉羽驚訝的看著父親,她知道他這幾年都活在自責中,雖然是工作,雖然不是故意的,雖然只是場意外,但,那個人-姜本淵,他的的確確死在天齊的槍下。

 

曉羽心疼的看著他,她知道,他再也禁不起這樣的打擊。

 

她抱著天齊,讓他在自己的懷裡盡情的哭。

 

另一頭,從電視新聞得知石頭死亡消息的志熙,著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為什麼不小心?為什麼?你這個笨蛋!笨蛋!」志熙氣得全身顫抖,大聲的怒罵石頭,「為什麼說話不算話?說什麼一定會平安回來...,哼,全是謊言!你們...全都是騙子、騙子。」志熙又想到了父親,他跟石頭一樣都一去不回,「你的錢...你的錢我不管了,你自己拿去給你媽。」他氣得將錢丟在地上

 

志熙強忍著淚水,拿起車鑰匙衝了出去。

 

他騎著重機來到了海邊,丟下車一直走到大海裡去,內心痛苦的快要死掉,到底該怎麼平熄心中熊熊的怒火,他只能對著見不著邊際的大海無助的吶喊,過去痛苦的回憶又再次浮現腦海,雖然沒有親眼看見石頭的死狀,但他可以想見。

 

他使盡全身的力氣,用力的拍打著海水,就像是要把心裡的怨恨一股腦兒的全部發洩出來。

 

他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的,旁人見了,當真以為他瘋了。

 

相較於志熙的悲痛,天齊飽受內心煎熬的程度,又豈是言語可形容的。

 

曉羽安撫著父親,終於讓他躺下來休息。看著早已身心俱疲的他,她心真的覺得好不捨。

 

「不該是這樣的,為什麼要讓爸再承受一次當年的傷痛?」曉羽傷心的濕了眼眶

 

手機響起,曉羽立刻按下了接聽鍵,走出房間,輕輕地為他關上房門。

 

「曉羽,妳爸還好吧?!我看到今天早上的新聞了,他還好吧?!」電話那頭傳來佳穎擔心的聲音

 

「不好!一點兒也不好!佳穎...佳穎...我爸他好可憐,他真的好可憐,為什麼總讓他遇到這種事,我真的...真的好捨不得...。」聽到佳穎的聲音,曉羽終於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曉羽,妳要好好照顧自己,這樣才能照顧妳爸呀!」佳穎安慰著她

 

「嗯,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要堅強,因為現在...現在只有我可以幫爸療傷...。」曉羽回應著

 

「沒錯!我們曉羽終於長大了。」佳穎笑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hard 的頭像
amyhard

放空

amyh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