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齊不敢將曉羽被綁架的事告訴警局裡的同事,他決定要一個人處理這件事。

 

等了一整夜,他半睡半醒,疲憊的守著電話。

 

終於,電話響了,他立刻接了起來。

 

「喂!喂!」他慌亂的應著

 

「掛斷電話後,你,一個人,到十二年前搶殺姜本淵的那個地方來,如果你敢報警...我保證,你見到的會是你寶貝女兒的屍體。」電話那頭傳來志熙冰冷的聲音

 

天齊想再說些什麼,但志熙已經掛斷了電話。

 

他不再多想,只想快一點兒見到曉羽,他草草的寫了幾個字放在桌上,便匆匆的出門去了。

 

志熙站在屋外往屋內看,看著被綁住的曉羽掙扎著想逃脫的模樣,他痛苦的不能自己。

 

回憶將他帶到了鬼屋,曉羽細心照顧他,為他擦葯、做飯,甚至還為他擔心──。

 

他不敢再往下想,這場不該屬於他的回憶,他不該一再地想起。現在,他該記住的是,韓天齊是如何槍殺了自己的父親,又是如何害死了石頭,石頭的媽媽傷痛欲絕哭倒在他懷裡的模樣,是多麼的讓人不忍再見。

 

志熙一直告訴自己,就當作從沒見過曉羽,忘了曉羽。

 

就在他看著曉羽的同時,天齊出現在他面前。

 

「曉羽!」他循著志熙的目光游移到木屋裡,「曉羽!曉羽,妳沒事吧?!爸爸來了!爸爸來救妳了!」天齊大聲喊著

 

「爸,你不要管我,快走!」曉羽著急的循著聲音尋找著天齊

 

志熙攔著他,不讓他進入屋子裡,示意他到前面的空地去。天齊跟著走,他再一次望向屋內,看到被反綁著的曉羽,覺得心痛極了。

 

「你是姜本淵的兒子吧?!」天齊看著志熙

 

「沒錯,我就是十二年前被你意外改造的姜本淵的兒子。因為你的“失手”,害慘了一個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我的母親因為父親的死不肯接受任何的治療,沒幾天也死了,你好大的本事,竟然讓我在短短一個星期失去了雙親,你知道我是怎麼活下來的嗎?」志熙冷冷的看著他

 

天齊愧疚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是帶著對你的仇恨活著的,為了報仇而活下來的。因為你,我毀了我的人生,一個十五歲的孩子,為了你而毀了原本屬於他的前途,而你卻還可以在毀了別人之後還快樂的活著...。」志熙氣憤填膺的說

 

「我知道你有多麼的恨我,不能原諒我對你所做的一切,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天齊難過的說

 

「住口!住口!我要讓你也嚐嚐失去親人的痛苦。」志熙怒吼著

 

「我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女兒!她是無辜的,我求你...。」天齊跪了下來

 

「那我母親呢?我呢?我們就活該倒楣?」志熙嘶喊著

 

「相信我,因為想彌補你,我一直都在找你。」天齊激動的說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如果我死去的父母會再活過來,羅陽會再活過來,我就忘記一切,放了韓曉羽。」志熙冷笑著

 

天齊無言,他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平息他心中的恨。

 

「只要你死,一切就都結束了。」志熙拿出槍來,頂住了天齊左邊的腦袋。

 

「如果我死可以讓你放下仇恨,可以救曉羽,我願意立刻死在你的槍下。」天齊閉上了眼睛,沒有絲毫的反抗。

 

志熙看著天齊,內心痛苦的掙扎著,過去的種種,如今竟又一幕幕的浮現──

 

父親把錢交給他,要他好好照顧媽媽──;媽媽跟病魔抗戰,因為思念父親含恨而死──;失去父母之後,為了活下去而誤入歧途──;三天兩頭打架鬧事,進了警察局──;幫派互砍,身受重傷沒人關心──。

 

志熙忍著淚水,看著眼前的天齊,他的心中有著比天還要高的恨。

 

突然間,他想到了曉羽,那個善良的女孩,竟然對完全陌生的志熙伸出了援手,她完全相信志熙,全心全意的照顧志熙,不但幫他擦葯,還幫他做飯,這是他在十五歲之後就再也沒有享受過的幸福。

 

志熙慌了,他知道自己被動搖了,他該如何處置天齊?如果天齊死了,他又該如何面對曉羽?

 

就在志熙痛苦掙扎的同時,不知從哪裡衝過來一個人,他根本還來不及反應,那人已經對天齊開了兩槍。

 

「韓天齊!你去死吧!」

 

「大貓?!」志熙嚇傻了,他看著倒在血泊中的天齊,再看看那個開槍的人。

 

「不-要-傷-害-曉-羽...,我求你,不要...傷害...。」天齊抓住志熙的褲管,痛苦的說著,接著便斷了氣。

 

「爸!爸!」巨大的槍聲傳入了曉羽的耳裡,她突然感到一陣心痛,眼淚決堤般的泛流著。

 

曉羽使力的想掙脫繩索,即使手腕已傷痕累累,弄得鮮血直流,但她一心只想奔到父親身邊,看看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大貓仰天大笑著,他看到了不遠處的木屋,笑著朝木屋走去。

 

「你想做什麼?」志熙攔住他

 

「我要去看看韓天齊的女兒!如果長得不怎麼樣,就一槍送她上西天,去陪她老子;如果長得好看,就先姦後殺...。」大貓笑著瞥了他一眼

 

「你敢!你敢再往前走一步,我會先讓你死。」志熙怒視著他

 

「你是怎麼了?不是要報仇嗎?現在可是大好的機會...。」大貓笑著

 

志熙拿起槍指著他,大貓停住了笑,他知道志熙不是開玩笑的。

 

「把槍扔掉!如果想活命,就快點兒把槍給扔掉!」志熙冷冷的看著他,態度強硬的命令著。

 

「你,該不會是愛上那個女人了吧?!」大貓無奈的笑著

 

「少廢話!扔掉!快點兒扔掉!如果你不想死,就快點兒把槍扔到山下去。」志熙被他說到了痛處,惱羞成怒的對他大吼著,「快!不要考驗我的耐心!我絕對會比你還要狠,一槍一槍的折磨你到死。」

 

大貓狠狠地瞪著志熙,猶豫著該不該將手中的槍扔掉。

 

志熙再一次催促著,大貓無奈,只能照做,他憤憤的把搶扔到山下。

 

志熙掃了一下他全身上下,示意他將身上其他的東西也全部扔掉,大貓冷笑著掏出口袋裡所有的東西扔在地上,志熙看著舉起雙手表示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扔了的大貓,「你走吧!」

 

「我會記住你今天給我的恥辱。」大貓冷笑著落下狠話

 

他掃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天齊,嘴角仰起一抺詭譎的笑容離開。

 

志熙蹲下身去確認天齊是否已經死亡,當他確認天齊已死時,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內心竟是五味雜陳。

 

他看到掉落在他身旁的手機,拿起手機撥電話到警察局,「快到陽明山幫韓天齊收屍。」志熙只簡短的說了一句話,便掛斷了電話,他必須趕在警察來之前離開這裡,但他想再去看看曉羽,他知道她一定聽到了槍聲。

 

志熙站在木屋外看著流著淚哭喊著天齊的曉羽,她正不顧一切的想掙脫繩索,他不忍再看下去,痛苦的轉身離去。

 

1小時後,大批的警察包圍了整個山區。

 

曉羽終於被鬆綁,她跌跌撞撞的找著天齊,就在見到他的剎那,整個人幾乎昏死過去,幾個警察將她叫醒,她哭著想衝到天齊身邊,卻被緊緊抓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hard 的頭像
amyhard

放空

amyh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