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過了天齊的葬禮後,佳穎和天齊的兩個同事陪曉羽回來,只見她不發一語的走進天齊的房間。

 

「那個人,真的不會傷害曉羽嗎?」看著曉羽的背影,佳穎擔心的問。

 

「應該不會!如果他真的要害曉羽,當初就不會打電話給我們,也不會輕易的放了曉羽。」其中一個警察說

 

曉羽無力的看著天齊房裡的一切,拿起他放在書桌上的照片看著,照片中的天齊開心的對她笑著。

 

「爸!爸!爸!。」曉羽傷心的流下了淚,低聲哭喊著。

 

突然間,她看到放在桌上的一張紙條,那是天齊的字,上頭寫著:

 “十二年前的意外,就讓我一個人來承擔,請不要再追究了。”

 

曉羽傷心的哭著,她知道十二年來飽受痛苦的天齊,是真心想要還清這個債的,但她就是捨不得他。

 

「爸!爸!爸!」曉羽趴在床上,用棉被矇住頭,放聲哭喊著。

 

佳穎在客廳裡聽到了,心疼的想進去安慰她,卻被其中一個員警拉住,他示意她暫時不要進去,就讓曉羽好好哭一場,這對她或許比較好。

 

哭累了,曉羽在床上緩緩睡去。

 

佳穎送走了兩位警員後,接到家裡打來的電話,給曉羽留了張紙條,也暫時離開了。

 

曉羽在夢中見到了天齊,她哭喊著朝他跑過去,但才伸手想去抱他,他卻像煙一樣的消失在眼前。

 

「爸!爸!爸!」曉羽慌亂的四處尋找著天齊

 

她從夢中驚醒過來,流了一整身的汗,看著房裡的每個角落,卻都没見到天齊的蹤影。

 

曉羽失魂的走出房間,又失魂的走出了家門,一個人失魂落魄的在大街上走著。

 

志熙擔心的跟在她的後面,跟著她上了公車,又跟著她下車。

是天齊喪生的那座山──

 

「她來這裡做什麼?」志熙驚的看著曉羽

 

曉羽傷心的往山上走去,想著天齊是帶著怎樣的心情上山的,是多麼的擔心她的安危,是為了要救她,才會跟那個殺人兇手妥協...。

 

她來到了天齊倒下的那個地方,蹲了下來,伸出手像要去撫摸躺在地上的天齊,她哭著,眼淚大顆大顆的掉落。

 

「爸!爸...你不要丟下曉羽一個人...不要丟下我一個人...爸,沒有你,我不知道要怎麼活下去...我不要一個人...。」

 

志熙在一旁看得難過,聽著她傷心的哭喊聲,心也跟著碎了,他想上前去安慰她,但現在的他,又該以什麼樣的身份出現在她面前呢?

 

志熙撇過頭去,不想見她傷心難過的模樣;曉羽站了起來,朝山邊走去,志熙聽到了聲音,回頭看著她,他不知道她究竟想做什麼,就在他揣測她心意的同時,曉羽竟流著淚一躍而下,志熙驚慌的衝了過去,但已晚了一步。

 

「曉羽...曉羽...曉羽...。」志熙跪了下來,朝著山下死命的哭喊著,「不行!妳不能死!妳不能死!」他慌了手腳,焦急的找著可以到山下的路,「妳等著,我現在就去救妳...曉羽...妳等著...。」

 

志熙費了好一番工夫才來到了山下,他瘋了似的尋找著曉羽,任何一個地方都不願放過。

 

天黑了,他更慌了,近乎絕望的環顧著四周,傷心的淚水又湧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看到右前方的草叢裡有東西在動,他抱著一絲希望走了過去。

 

「曉羽?!曉羽...。」當他看到躺在草叢裡的人就是曉羽的時候,眼淚立刻奔流了出來。

 

他探了探她的鼻息,如釋重負的哭笑著,「太好了!妳還活著...還活著...。」

 

他撫摸著她的臉,小心翼翼的移動她,將她帶到醫院去治療。

 

「只是一些擦傷,雖然沒有嚴重的內傷,但她的腦子因為受到了撞擊,恐怕會失去記憶。」醫生說

 

「失去記憶?你是說,她會忘記所有以前發生過的事情?」志熙擔心極了

 

「這只是初步的診判,一切還是要等到她清醒了之後,再做進一步的檢查才會知道。」

 

志熙竟然感到莫名的高興,或許忘記過去,忘記天齊的死,這樣對曉羽會是好的。

 

他守著曉羽,一刻也不想離開她的身邊。看著昏迷中的她,志熙的內心有著深深的愧疚。

 

一天過去了,曉羽終於從昏迷中甦醒過來,她看了看四周,再看看趴在病床邊睡著的志熙,眼前的一切都那麼的陌生。曉羽慌了,突然間,她感到一陣陣劇烈的頭疼,抱著頭大聲叫喊著。

 

「怎麼了?到底怎麼了?」志熙被她的叫聲驚醒,他著急的看著曉羽。

 

「我的頭...我的頭...好痛...好痛...。」曉羽痛苦的哀號著

 

志熙衝出了病房,趕緊找來了醫生。

 

「她的腦子受到嚴重的撞擊,已經喪失了記憶。」醫生嘆了一口氣說

 

曉羽不可置信的看著醫生,她難過的說不出話來。

 

「那麼,她會怎麼樣?」志熙心疼的看著曉羽,冷靜的問著醫生。

 

「她現在需要的是時間!也許會慢慢地記起一些事情,但也可能永遠記不起來...。」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中似乎說著“這是一條漫長的路,你要守在她的身邊幫助她。”

 

志熙看著淚流滿面的曉羽,抽了張面紙幫她擦去臉上的淚水。

 

「你...你是誰?你認識我嗎?」曉羽害怕的看著志熙

 

「我...不認識!」志熙看著他,決定隱瞞她的身世。

 

「那天,我經過山下,看到妳躺在草叢裡...。」

 

曉羽慌了,她的身體忍不住顫抖著,「是你救了我嗎?我是從山上掉下來的嗎?」曉羽鎖著眉,一臉的迷網。

 

「我不知道!當時天很黑,我在附近並沒有看到其他的人,也許,妳是從山上失足摔落的。」志熙看著曉羽,表現的非常的自然。

 

她整個人陷入了困惑之中,她不知道自己往後該怎麼辦,竟悲從中來傷心的哭了出來。

 

「妳先把傷養好,其他的,我們再想辦法。」志熙安慰著她

 

曉羽看著志熙,從他的眼裡感受的到他的關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hard 的頭像
amyhard

放空

amyh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