灑著豔陽的冬日午后,志熙和曉羽聽著海浪聲,沿著沙灘散步。

 

志熙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走了好一大段路也没說上一句話。

 

曉羽靜靜地陪著他,這樣或許比較好。

 

「曉羽,妳有祕密嗎?」志熙突然說

 

曉羽怔了怔。

 

「從小到大,難道妳都没有一件一直埋藏在心裡,不能告訴別人的祕密?」志熙看著她

 

「祕密?當然有!一直都無法說出口,一個人默默承受的事...。」

她想到了媽媽,在她小學三年級時,因為大病一場而過逝,「是從來没有對人說過的祕密嗎?」

 

志熙察覺到她的異樣,看出她眼裡泛著的淚光。

 

「嗯,是從來没有跟別人說過的祕密...。」曉羽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志熙。

 

「既然是祕密,那就一直藏著,永遠都不要說出來。」志熙說

 

「可是,我想告訴你...,關於我的祕密...。」曉羽笑著說,「是因為思念媽媽而一個人在半夜偷哭的祕密,每次一想到媽媽,我就會一個人躲在被窩裡偷偷的哭,因為怕被爸爸聽見,我總是壓低聲音強忍著偷哭。爸爸問我,為什麼眼睛又腫起來了,我就會編出千奇百怪的話來騙他...。」曉羽蹲了下去,緊縮著身子望向大海。

 

「思念一個人的感覺,很辛苦吧?!」志熙跟著蹲了下去,伸手去攬住她。

 

「嗯,好辛苦。尤其是,看到同學們跟媽媽撒嬌的時候,我總是一個人跑到廁所裡去哭,這樣的日子過了好久好久...。」曉羽眼裡的淚水終於滑落下來,她擦了擦眼淚,笑著說,「不過,我藏得很好,都没有人發現,原來我是個一想到媽媽就會哭的愛哭鬼。」

 

曉羽站了起來,志熙也跟著站了起來。

 

「你也有不能對人說的祕密,對吧?!」她笑著

 

「嗯。」志熙愣了一下

 

「是什麼?」曉羽追問著

 

「嘿,我可没說要分享我的祕密唷!」志熙賴皮著,「可是,等我想說的時候,我會第一個告訴妳。」

 

「怎麼可以這樣!我還以為你要跟我坦白心裡的祕密,才會先告訴你我的祕密。」曉羽故作生氣的說

 

兩個人在沙灘上打鬧起來,曉羽追著志熙,志熙逗著她,在她身邊猛繞著圈子。

 

突然,志熙感覺有人在看他們,他一抬頭,發現那人竟是哲承,他跟志熙微微的行了個禮,似乎有話想對他說。

 

「曉羽,可以為我吹幾首曲子嗎?」志熙笑著說

 

「好,我回去拿笛子。」曉羽甜甜的笑著,隨即開心的飛奔回家。

 

哲承走了出來,看著離去的曉羽的背影。

 

「放了曉羽!如果你肯放開曉羽,我可以給你你想要的一切。」

 

「給我我想要的一切?」志熙看著他冷笑著

 

「我知道你接近曉羽的目的是為了報仇,但曉羽她是無辜的,何況,她的父親也已經死了,你為什麼還是不肯放手?」

 

「這些是誰告訴你的?」志熙憤怒的看著他

 

「只要有心要查,没有查不到的。」他不想出賣美嫺

 

「哼!」志熙冷哼了一聲,「你確定你查到的這些...都是正確的?」

哲承怔了一下。

 

「那你一定没有查到...,我,已經無法自拔的愛上曉羽了。」志熙看了他一眼,然後望向大海。

 

哲承皺著眉頭看著他,他被志熙的話完全嚇到。

 

「我不會傷害曉羽,永遠不會。」志熙笑著

 

「她是你殺父仇人的女兒,你怎麼可能...會愛上她?」哲承不相信他說的

 

「你說的一點兒都没錯,我曾經想過要殺她,我要殺了她為父母報仇,我要韓天齊也嚐嚐失去親人的痛苦,可是...當我一步步接近曉羽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已經漸漸地愛上她了...。我很痛苦,自己竟然...會愛上仇人的女兒...。」志熙忍著滿心的悲痛轉過身來

 

「放開她吧!就算你真的愛她,你們也不能廝守一輩子。只要想到你的父母,你也一定會想到她的父親,曉羽如果知道了一切事情的經過,她也一定不會願意跟你在一起的。」哲承語重心長的說

 

志熙陷入了苦思中。

 

「我希望你好好的想一想,我可以幫助你過往後的生活,只要你肯放了曉羽。」哲承真心的說,「這是我的名片,想通了就打電話給我,無論何時何地,我都一定會親自來接曉羽的。」

 

他遞給了志熙一張名片,再看了一眼起浮的浪潮,便無奈的離開了。

 

看著哲承離去的背影,志熙的心被動搖了,雖然不想跟曉羽分開,但哲承的話卻像把利刃,竟不偏不倚的刺入他的心臟。

 

就在志熙亂了方寸,無助徘徊的時候,曉羽拿著笛子來到海邊。

 

「快不快?唸書的時候,我可是班上的飛毛腿呢!」她上氣不接下氣的笑著看著志熙

 

「對不起,應該是我回去拿的。」

 

曉羽笑著搖著頭。

 

「你想聽什麼曲子?」

 

「只要是妳吹的,我都喜歡。」志熙微笑著

 

曉羽想了一下,拿起笛子吹奏起來,desperado,志熙嚇了一跳,是巧合嗎?他不知道曉羽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吹奏這首曲子,一句句都像是在嘲諷著他,提醒著他回頭是岸。

 

其中幾句歌詞這樣寫著:

Don't you draw the queen of diamonds boy
She'll beat you if she's able
You know the queen of hearts is always your best bet

Now it seems to me, some fine things
Have been laid upon your table
But you only want the ones that you can't get

 

志熙跌入了深深的谷底,怕是再也掙脫不出來。

 

「好聽嗎?這是我剛學的。」完成了曲子,曉羽笑著看著他。

 

「好聽!妳吹的曲子是世上最好聽的。」志熙勉強打起精神,笑著看著曉羽。

 

「還想聽什麼?」

 

「都可以。」

 

「我想到一首歌,是以前看過的一齣日劇的歌曲,我看了三遍,每次都要哭掉一整包衛生紙。」曉羽瞇著眼睛想著,一會兒又俏皮的笑著。

 

「是哪一齣戲?」

 

一公升的眼淚!志熙,你看過嗎?真的很感人。」曉羽說

 

「没有!没看過!不過,妳可以吹給我聽,也許,我光用聽的就會哭。」

曉羽笑了,因為志熙說得太誇張。

 

志熙望著大海,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氣,平靜著心情,他要好好地聽曉羽吹奏這首曲子。

 

曉羽忘我的吹奏著,襯映著海邊冷得教人顫抖的海風,整個氣氛變得好低沈。

 

想著這齣戲的劇情,她的眼睛竟泛著濕潤。

 

就在曉羽吹奏完成放下手時,志熙竟一股腦兒的將她擁入懷裡。

 

「志熙...。」曉羽嚇了一跳

 

志熙放聲哭著,曉羽很擔心,想看看他究竟怎麼了。

 

「不要動!請妳讓我...就這樣抱著妳痛快的哭一場。」志熙緊緊地抱住她

 

曉羽不明白,堅強的志熙為什麼要哭,難道自己演奏的曲子真的那麼感人?

 

情緒平復後,志熙拉著曉羽坐了下來。

 

「真的很感人。」志熙收拾起淚水笑著說

 

「是因為太感人了才哭的嗎?」曉羽擔心的說

 

「嗯,是因為太感人了才會哭的」志熙點點頭

 

「没想到你竟然那麼多愁善感。」她揶揄的說

 

「曉羽,妳最想跟我一起做的事情是什麼?」志熙突然說

 

「全部!」她想也不想就回答著

 

「那麼,最想做的事呢?」志熙逼問著

 

「你呢?你最想跟我一起做的事情是什麼?」她反問著

 

「全部!」志熙表情凝重的看著她

 

「看吧!真的没有最想做的事吧?!因為,每件事都想一起做。」她笑得好開心

 

「是呀!從睜開眼睛到睡覺,每天都有想一起做的事。」志熙喃喃著

 

「志熙,你在說什麼?」曉羽看著他

 

志熙雙手一撐,從沙灘上彈跳起來。

 

「曉羽,我揹妳回去。」他拉起曉羽,給了她一個笑臉。

 

曉羽愣了一下。

 

「上來吧!」志熙擺好姿勢

 

「不要!我要陪你一起走回去。」她拒絕著

 

「妳說過要一起做想做的事。」

 

曉羽看著他。

 

「這也是我想做的事情之一。」志熙笑著說

 

曉羽看了他一眼,然後小心翼翼地攀在他的背上。

 

「以前,我就好羨慕揹著女朋友回家的男人,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也有了女朋友,一定也要揹她回家。」志熙平靜的說著,「曉羽,在我背上的感覺...舒服嗎?」

 

「嗯,好舒服!我怕我會不小心睡著了。」曉羽笑著,她喜歡靠在志熙身上的感覺。

 

「想不想聽我唱歌?」志熙說

 

「嗯,我想聽。」曉羽開心的貼著他

 

他唱著黃品源的小薇──

有一個美麗的小女孩 她的名字叫作小薇

她有雙溫柔的眼睛 她悄悄偷走我的心

小薇啊~ 你可知道我多愛你 我要帶你飛到天上去

看那星星多美麗 摘下一顆親手送給你

 

他一遍又一遍地唱著,曉羽聽著聽著竟然真的沈沈睡去。

 

志熙將她放在床上,曉羽清醒過來,立刻坐了起來

 

「到家了?對不起,我不小心睡著了。」她笑著

 

「是因為歌唱得太好聽了,所以才會腄著的吧?!」志熙笑著摸了摸她的頭

 

「嗯,没想到你這麼會唱歌。」曉羽點了點頭笑著,「那以後我們就不用擔心没飯吃了。」

 

志熙疑惑的看著她。

 

「我們可以當街頭藝人呀!我吹笛子,你來唱歌,聽說歐美國家很盛行唷!」

 

「曉羽...」志熙有好多話想對她說

 

「嗯?」

 

「如果我說想離開這裡...妳會跟我走嗎?」志熙突然說

 

「你想離開漁村呀?」曉羽傻愣的看著他

 

「没有!只是隨便說說。」志熙笑著

 

曉羽覺得他最近有些奇怪,怎麼總是說些莫名奇妙的話。

 

「肚子餓了吧?!我去做飯給妳吃」因為不想引起曉羽的懷疑,志熙轉換了話題。

 

「我去啦!做飯是我的工作。」曉羽急著下床

 

「哪有分是誰的工作?妳休息一下,我的動作很快,做的菜也比妳做的好吃。」志熙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子

 

「原來你嫌我做的菜不好吃。」曉羽嘟著嘴故作生氣的說

 

志熙回應了她一個微笑,便逕自離開了。

 

曉羽開心的躺回被窩裡,冬天,還是被窩最溫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hard 的頭像
amyhard

放空

amyh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