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入冬以來最寒冷的晚上,好像一不小心就會下起雪來。

 

志熙為曉羽煮了火鍋,兩個人開心的享用著熱呼呼的晚餐。

 

「妳太瘦了,要多吃一點兒。」志熙幫她盛了一些火鍋料

 

「你才要多吃一點兒,最近你瘦了好多。」曉羽搶過他的碗,也幫他盛了一整碗火鍋料。

 

「有嗎?我怎麼都没有發現?」志熙摸了摸自己的臉,笑著看著她。

 

「嗯,這個很好吃。」曉羽笑著,夾了一塊肉吹了吹送到他的嘴邊。

 

志熙張開嘴巴一口咬了下去,湯汁從他嘴角流了下來,曉羽笑著伸手去幫他擦。

 

志熙摸了摸嘴角笑著看著她,也夾了一塊肉放進她嘴裡。

 

「對了,我買了沙士。」他開心的說

 

說著便從冰箱裡拿出了兩罐沙士,幫曉羽開了一罐放在桌上。

 

「吃火鍋的時候一定要喝沙士。」

 

「嗯,好棒。」曉羽拿起來喝了一口

 

「曉羽...。」志熙看著她,輕輕地喚著。

 

「嗯?」曉羽抬頭看了他一眼

 

「没事,只是想叫叫看。」志熙笑著

 

看著他臉上的笑容,她有種不安的感覺,好像即將有事要發生。

 

「曉羽,我想再聽一次那首“一公升的眼淚”,妳可以吹給我聽嗎?」志熙笑著說

 

曉羽的心像被針狠狠地扎了一下,她強忍著淚水笑著。

 

「好,我去拿笛子。」

 

才走進房間,淚水立刻決堤,她摀著嘴傷心的哭著,因為志熙的那句話“我想再聽一次”,她知道,他已經做好了決定。

 

志熙努力壓抑著情緒,無論如何他都要說服曉羽離開他,他做好了完美的計劃。

 

擦乾淚水,曉羽強裝著笑臉走了出來,兩個人互看了好一會兒,志熙才先開了口,「怎麼去了這麼久?」

 

「嗯,因為忘了笛子放在哪兒,所以找了一下。」曉羽扯著謊

 

志熙伸出手來給了掌聲,他笑著看著曉羽,曉羽回了他一個笑臉,拿起手中的笛子吹奏起來。

 

她邊吹邊想著志熙等會兒要跟她說的話,難道是要跟她分手?要告訴她,他其實就是十二年前的那個男孩?

 

曉羽愈想愈傷心,就連曲子也變得更加悲傷了。

 

「我要封妳為悲傷皇后!」曉羽演奏完畢,志熙笑著對她說。

 

她不敢看他的眼睛,低著頭給了一個勉強的笑容。

 

「今天這首曲子...好悲傷。」

 

「有嗎?不是都一樣嗎?」曉羽笑著

 

志熙站了起來,走上前去抱住她。

 

「要快樂喔!以後,要多吹一些開心的曲子。」

 

「好,我會試試看。」曉羽強忍著將淚水往肚裡吞

 

「曉羽,還記得我跟妳說過的祕密嗎?」志熙輕撫著她的長髮

 

「嗯,記得。」她點了點頭

 

「現在,我要告訴你那個埋藏在我心裡的祕密。」志熙將她從懷裡放開,笑著看著她。

 

「我不想知道!我不想知道那個祕密...。」曉羽立刻出聲拒絕著

 

「為什麼?」

 

「因為我不喜歡幫人家保守祕密,所以,不要告訴我...關於你的那個祕密。」她真的不想聽

 

「妳一定要知道。」志熙無視她的拒絕,表情凝重的看著她,「曉羽,在這之前,我要請妳原諒,原諒我騙了妳,我...其實...。」他深吸了一口氣

 

曉羽不想聽他接下去的話,緊張的快喘不過氣來。

 

「其實是個有婦之夫...。」

 

她被志熙的話嚇了一大跳,但隨即便瞭解他之所以這麼說的原因了。

 

「是想把傷害減到最低吧?!志熙,你這個大傻瓜。」曉羽在心裡暗罵著

 

看著面無表情的曉羽,他知道她現在一定恨透了自己。

 

「對不起,曉羽,對不起...,我知道現在就算說再多的對不起也無濟於事。曉羽,都是因為我太愛妳了,因為愛妳,所以,我做了不可饒恕的事,我不該拋下懷孕的妻子,不該拋下即將誕生的孩子...,曉羽,對不起...,我們...我們分手吧!」

 

她不發一語的看著志熙,整個屋子裡的氣氛僵到了極點。

 

「謝謝妳帶給我的一切,我永遠...永遠也不會忘記...。」看著發著愣的曉羽,志熙隱忍著內心的痛苦,「楚哲承──他是個可以依靠一輩子的人,也許妳可以...。」

 

淚水在她眼裡打轉,只怕一開口,眼淚就會奪眶而出。

 

面對異常冷靜的曉羽,志熙心中竟生起莫名的不安。

 

是太傷心了嗎?傷心到流不出淚來?是恨吧?!因為恨他,所以不想再跟他說話。

 

原本以為一定會大哭大鬧的曉羽,居然異常的安靜,這不由得讓他感到害怕。

 

「你這個大壞蛋!」曉羽終於開口說話,淚水大顆大顆的滑落下來,「竟然用這種藉口逼我離開你。」她憤憤地看著他

 

志熙怔住。

 

「不是這個原因!」她嘶聲喊著

 

志熙愣得看著她。

 

「是因為爸爸吧?!」她用嚴厲的目光看著他

 

志熙嚇了一大跳,他張大了眼睛看著她。

 

「因為爸爸...你才要離開的吧?!」曉羽哭著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志熙裝傻著

 

「你...就是十二年前那個人的孩子吧?!」曉羽真的不想面對現實,但如今卻不得不說。

 

他突然感到一陣暈眩,他不明白曉羽究竟是怎麼知道的。

 

「妳是怎麼發現的?」志熙冷冷的看著她

 

「因為記起了在鬼屋的那個人,但你說不是,我以為是自己多心,直到我在你的房裡發現了那條幫你擦血漬的毛巾...。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說謊,原來你早就見過我,在我失去記憶前就見過。那天,美嫺問我知不知道被爸爸意外槍殺的那個人的兒子是誰的時候,我竟然...竟然想到了你...,我不敢相信這一切,你跟我不該是這種關係。」曉羽哭著,「我突然想起了那個人的名字,他跟你一樣姓姜,這不禁讓我感到害怕,於是,我拜託爸爸以前的同事幫我調閱了資料...。」

 

志熙轉過身去,偷偷的哭著。

 

曉羽跪坐下來。

 

「志熙,對不起...對不起...,如果是罪,就讓我來揹吧!」她失聲痛哭著

 

志熙轉過身跪了下去,他想伸手去安慰她,但才一下就又收了回去。

 

「對不起...。」曉羽淚眼婆娑的看著他

 

志熙哭出聲來,聽見他的哭聲,曉羽也跟著放聲痛哭,像是要把心裡所有的悲傷一股腦兒的全宣洩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志熙,對不起...。」

志熙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悸動,衝上前去抱住她。

 

「對不起...曉羽,對不起...是我錯了...是我錯了...對不起...。」他哭著

 

「為什麼要一個人承受這麼大的痛苦?志熙,我不要離開你...我不要離開你...。」曉羽傷心的不能自己,淚水沾濕了他的衣服。

 

「我們不能再在一起了,曉羽。」志熙放開她。

 

「無論如何你都不肯原諒我爸嗎?」

 

「原諒?」志熙哭笑著

 

他不知道曉羽究竟知道多少,但她一定不知道當初綁架她的人就是他,是他叫韓天齊到山上去的,如果不是他,韓天齊也不會死。

 

「是,我不能原諒他,永遠不能...。就算他死了,我還是不能原諒他...。」志熙怒吼著

 

「那你...為什麼要救我?當初你不該救我的,你應該讓我就那樣死掉...。」曉羽流著淚看著他

 

「因為妳曾經救過我,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妳死掉。」他冷冷的說

 

「只是因為這個原因?」她不相信,帶著悲傷的眼神看著他。

 

「是,只是因為這樣。」志熙堅定的說

 

「那麼,你曾經愛過我嗎?」曉羽哭著

 

「没有!接近妳...只是為了報仇...。」志熙強忍著心中的痛

 

「騙人!你騙人!你是在騙我的吧?!志熙,不要這樣,我們一起努力忘記過去,好不好?」曉羽哭喊著,她受不了他這樣對她。

 

「已經造成的傷害,怎麼能夠說忘就忘?當我想到我父母的時候,就會想起他們是怎麼死的,是怎麼...被妳爸害死的。」淚水在他的眼裡打轉著

 

志熙的話說得過份,但他非這麼做不可。

 

「志熙...。」曉羽心疼的看著他

 

「妳走!妳走!天亮之後,立刻離開這裡,永遠...永遠也不要再回來了,我們不要再見面了,我要重新開始生活,韓曉羽這個名字,我會永遠忘記...。」志熙強忍著淚水嘶聲喊著

 

「我已經盡力了...。」看著不給自己一點兒機會的志熙,曉羽哭笑著喃喃說著,她没魂似的走回房間。

 

志熙癱坐在地,原本緊繃的心終於鬆跨下來,淚水像黃河氾濫般無止盡的泛流著,腦子裡嗡嗡作響,整顆心難過的快要炸開,明明是相愛的兩個人,為什麼非要分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hard 的頭像
amyhard

放空

amyh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