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天齊六點就準備出門,曉羽聽到開門的聲音,立刻從房裡跑了出來。

 

「爸!」她穿著睡衣追到了大門口

 

「再回去睡一會兒,我現在要去一趟警局。晚上,陪爸爸一起吃晚飯。」天齊笑著看著她

 

「好,我會準備好吃的東西等你回來。」雖然擔心,但她瞭解天齊,便不再多說什麼。

 

天齊給了她一個微笑,快步的消失在巷弄中。

 

曉羽關上大門,幫自己弄了簡單的早餐,稍作打扮後便出門去了。

 

傍晚,她在超市裡買了些晚餐要做的菜,邊走邊想著天齊今天到警局去會不會有事。

 

另一頭,志熙在酒吧裡被一群流氓痛打著,帶頭大哥就是志熙那天招惹的那個女人-雪的男人。

 

志熙寡不敵眾,從酒吧死命的逃了出來,帶著傷跑到了暗巷中,就在曉羽心不在焉的走著時,志熙一股腦兒的倒臥在她面前,曉羽驚聲尖叫著,志熙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她,就像是在向她求救一般。

 

雖然不知道志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她不能坐視不管的個性,又驅使著她救他。她走上前去扶起他,帶著他抄小路來到了小時候玩捉迷藏的鬼屋。

 

才走進屋子裡,志熙就全身無力的昏死過去,任由曉羽怎麼叫也叫不醒。她想起剛才在超市裡買的毛巾,便手忙腳亂的翻找著,雙手顫抖的用毛巾幫他止血。接著又拿了一條毛巾到井邊弄濕,幫他擦去臉上和手上的血漬。

 

1小時後,志熙清醒過來,看到坐在眼前照顧自己的曉羽,他慌得趕緊坐了起來,但一個不小心弄痛了傷口,他忍著痛輕聲的唉了一聲。

 

「你還好吧?!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曉羽擔心的看著他

 

「是妳救了我?」志熙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因為你傷得很重,如果不幫你,你可能會...。」曉羽的臉上溢滿了對他的關心

 

「謝謝妳。妳不該幫我的,如果我是壞人,妳可能會受到傷害。」志熙一臉嚴肅的看著她

 

「聽到你這樣說,就知道你一定不是壞人。」曉羽笑著

 

志熙想起了她曾經默默做過的那些善事,不由得為善良的她擔憂起來。

 

「因為擔心你的傷,也擔心壞人還沒走遠,所以不敢出去幫你買葯。」

 

志熙摸著受傷的地方,痛苦的忍耐著,他不發一語的閉上眼睛。

 

「我現在就幫你去買葯,你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很快就會回來。」看著志熙痛苦的模樣,曉羽真的非常擔心。

 

志熙想阻止她,但實在沒有力氣開口大聲喊她,只能任由她去。

 

十五分鐘後,曉羽氣喘噓噓的帶了一包葯回來。

 

「是一些刀傷葯,我跟老闆娘說媽媽不小心被菜刀切到了手,她說擦這個葯很有效唷!」她對志熙展露著笑顏,「一定很痛吧?!我也常被菜刀切到手,真的很痛。」曉羽邊準備紗布和葯膏,邊安慰著志熙。

 

她跪坐在他面前幫他擦葯,他傻得不知如何應對,只能任由她擺佈。

 

「如果你媽媽知道你受傷了,一定會很傷心吧?!」志熙側著臉不敢看她,他唉了一聲,曉羽慌得看著他,「痛嗎?對不起...對不起...我太不小心了。」

 

看著善良的曉羽,他的心又被她動搖了。

 

「呵,完成了!」傷口包紥好了,曉羽開心的做了一個深呼吸。

 

「謝謝!但妳...不該幫我做這些的。」志熙仍是一臉的嚴肅

 

「就算只是一隻被丟棄在路邊的小狗,也該受到關懷的。你放心在這裡養傷,不會有人知道這裡的,因為...這裡是鬼屋。」曉羽開心的笑著,「小時候跟朋友一起玩躲貓貓的時候發現的地方,很隱密唷!除非是熟悉這裡的人,否則很難找得到的。」

 

志熙看著總是堆滿了笑容的曉羽,心裡激動的想上前去抱住她,但他忍著,他知道他不能這樣做,這樣會嚇壞單純的曉羽的。

 

突然,曉羽像是想到了什麼,她環顧了一下四周,找著剛剛在超市裡買的東西。

 

「啊,原來在這裡。」曉羽開心的笑著撿起袋子,「我現在要回家做飯給我爸吃,今天晚上你可能要在這裡過夜了。」

 

「快回家去吧!」志熙冷冷的對她說,「以後...千萬不要隨便相信陌生人。」

 

曉羽停下腳步聽他說完,然後離開鬼屋。

 

看著曉羽離去的背影,志熙忽然有種孤單的感覺,這是向來獨自生活的他,從來沒有過的失落感。

 

走在回家的路上,曉羽一邊收拾著心情,她仰了仰嘴角,做了一個深呼吸,她要讓天齊看到她的笑臉,只有這樣,他才會打起精神,忘記昨晚發生的意外。

 

打開大門,從客廳裡傳來了電視聲,曉羽知道,是天齊回來了。她開心的悄悄地走到門外,才想嚇他一跳,卻聽到電視新聞播出關於昨晚警方逮捕毒販的報導。

 

“警方昨天晚上循線破獲一販毒集團,這個龐大的販毒組織是警方花費了兩年時間跟監才破獲。為首的是綽號大貓的黑幫老大,狡猾的大貓從警方手中脫逃,目前還在追捕當中。根據消息指出,死亡的毒品交易販是現年二十八歲,綽號石頭的羅陽,因為躲避警方的追捕,而意外死於警方的槍下。我們調出十二年前的檔案,發現此名員警先前亦偵辦過類似的案件,一樣的事情竟然又再度重演,讓人不得不對此名警員存疑。目前死者家屬已申請重驗此案,希望能慰死者在天之靈。”

 

曉羽聽到這裡,心痛的嗚著嘴低泣著,她知道她現在不能進去,天齊一定不想讓她看到他狼狽的模樣。

 

她拎著菜離開了家,一個人漫無目地的走著,竟不知不覺的來到了鬼屋。

 

她驚訝自己怎麼會來這裡,志熙見到她,也嚇了一大跳。

 

「你一定還沒吃晚飯吧?!呵,當然嘍!因為傷得太嚴重,不能站起來嘛!嗯,讓我來做飯給你吃吧!」曉羽將悲傷收了起來,她露著笑臉走了進去。

 

「太晚了,妳不應該出門,快一點兒回家去。」志熙趕著她,他看出了隱藏在她笑容裡的悲傷。

 

「讓我為你做晚飯...,我現在哪裡也不能去,就讓我為你做好晚飯再回去吧!拜託...。」曉羽強顏笑著

 

志熙看著苦苦哀求的曉羽,他知道她現在一定很傷心,便沒再說什麼。

 

曉羽為志熙煮了魚湯、紅燒肉和青菜,她將菜放在他的面前。

 

「一定要吃完喔!我在這裡,你一定很不自在吧?!那我先回去了,時間真的很晚了。明天,我會幫你帶早餐來。」曉羽說著轉身離去

志熙看著大門,想著也許她會再折回來,告訴他她今天不回家去了,她要留下來陪他一起吃飯。

 

「哼,這算什麼?!我算什麼?!」志熙冷笑著

 

他看著眼前的飯菜,那是曉羽用真心為他做的,他吃了一塊紅燒肉,感動的露出笑容。

 

早晨,曉羽為志熙送來了早餐,看他睡得香甜,放下早餐後,留下了一張紙條就離開了。

 

志熙睜開眼睛,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桌上的早餐,他知道曉羽來過。他拿起放在早餐旁的紙條,上頭寫著──

“一日之計在於晨,早餐很重要,一定要吃喔!”

 

志熙笑著,他似乎可以想見曉羽在寫這張紙條時的笑臉。

 

中午,曉羽急匆匆的跑進了鬼屋。

 

「午餐!我幫你買了便當!下午還有事情,我要先走了,你一定要記得吃唷!」她邊喘著氣邊笑著說

 

說完,她便像風一樣的消失了,志熙看著放在桌上的便當,竟然有種心痛的感覺。

 

晚上,曉羽帶著笑容走進鬼屋。

 

「今天還好嗎?你的傷...,對了,我得先幫你換葯才行,等一下再做飯給你吃。」

 

志熙看著幫自己換著葯的曉羽,突然感覺心跳加速,心臟像是就要跳出來似的。

 

「不用擔心,你的傷好了很多。你先休息一下,我這就去幫你準備晚飯。」曉羽對他笑著,很快的便煮來了一鍋雞湯,她端到他的面前,「是雞湯,你要多喝一點兒。明天...」

 

「明天開始不要再來了。」志熙搶著她的話,「我不想欠妳太多!明天早上天一亮,我就會離開,所以,以後不要再來這裡了。」志熙冰冷的說

 

「傷口癒合得不錯!恭喜你可以離開鬼屋嘍!」曉羽笑了

 

「謝謝妳救我,如果有機會...我會報答妳的。」志熙看了她一眼

 

「不要!你不需要報答我!如果有一天你找到機會報答我了,那一定是我遇到了困難,我不想那樣,只想像現在一樣平安過日子。」曉羽燦爛的笑著

 

「陪我吃飯!」志熙遞給她一雙筷子

 

她遲疑了一下,隨即笑著接過筷子。

 

看著眼前這個對自己毫不設防的女孩,志熙覺得心裡酸酸的。

 

他們沒有留下彼此的姓名,曉羽想,他一定不想讓她知道自己是誰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yhard 的頭像
amyhard

放空

amyh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