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的早晨,曉羽在家門前送父親上班。

 

「妳可以利用暑假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為什麼非要去當家教呢?」摸著曉羽帶著笑容的臉龐,天齊擔心著。

 

「爸,我都已經二十二歲了,應該學習獨立了。」曉羽依偎著天齊撒著嬌

 

「二十二歲?我的小公主都已經二十二歲了?」天齊苦笑著看著她

 

「是呀,你看,你的女兒都這麼大了,沒什麼好擔心的,是吧?!」曉羽瞇著眼睛笑著

 

「可是佳穎沒有陪著妳,妳自己一個人...。」天齊還是很擔心

 

「爸,都說人家長大了,還擔心這擔心那的,佳穎又不是我的影子,怎麼可能整天陪著我嘛!」曉羽無奈的說

 

「因為妳太相信人了,爸才放不下心。曉羽,雖然說人之初性本善,可是,妳還是要防著一點兒,如果真的碰到了壞人...。」天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知道了,爸。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會照顧自己的。」曉羽用央求的眼神看著天齊,「快!你快去上班吧!」她推他出門,「再見!再見!」笑著舉起手來大力的揮動著

 

天齊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知道曉羽的個性,就算知道身處險境,還是會毫不考慮的伸出援手,這是他最擔心的。

 

志熙終於見到了韓天齊,隱忍了十二年的仇恨,他要在今天做個了斷。

 

看著漸漸走遠的天齊,志熙好奇自己居然沒有跟上去,腦海裡反而不斷地出現天齊對曉羽說的話──

 

“曉羽,雖然說人之初性本善,可是,妳還是要防著一點兒,如果真的碰到了壞人...。”

 

「難道他是在擔心韓曉羽?」志熙輕笑著,也許他該改變一下計劃,這或許會更有趣。

 

十分鐘後,曉羽打扮妥當準備出門。

 

見大門被開啟,志熙趕緊躲在大樹後面,他探出頭來,眼前是穿著一襲白色洋裝,留著一頭烏黑長髮的曉羽。

 

志熙傻了,他幾乎忘了自己所為何來。

 

曉羽急忙上了公車,志熙緊跟在後,他壓低了捧球帽,從曉羽面前走過,選了一個空位坐了下來。

 

坐在公車上的曉羽,不斷地注視著窗外,志熙學著她,也盯著窗外看。

三十分鐘後,曉羽按了下車鈴,志熙跟著她下了車。

 

曉羽邊走邊想著,今天要跟她學中音直笛的女孩長得是何模樣。她想,該是一位留著長長的頭髮,長得又瘦又高的女孩吧?!或者是像鄰家小女孩那樣可愛的女孩?抑或是開朗活潑的像個小男生的女孩呢?無論如何,這可是她的第一位學生,她一定要使出看家本領,將全部的技巧全都教授給她。

 

曉羽愈想愈開心,竟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路過的人投以奇怪的眼光,她反倒笑得更開心了。

 

但就在她陶醉其中的同時,路中央坐著一個三、四歲大的小女孩,她嚎啕大哭著。

 

「怎麼了?媽媽呢?是不是迷路了?」曉羽走上前蹲了下去,摸了摸小女孩的頭。

 

小女孩只是一直哭著,完全不理會曉羽。終於,曉羽發現了掛在她脖子上的牌子,上頭寫著小女孩的名字和住址。

 

「嗯,好像就在這附近。」曉羽看了看牌子上的住址,「還有二十分鐘,應該來得及。」她看了看手錶

 

「彩君!妳叫彩君吧?!彩君,姐姐帶妳回家,好不好?」曉羽將小女孩拉了起來。

 

聽到了曉羽的話後,小女孩不哭了,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好像不會說話,真可憐!」她喃喃自語著

 

志熙看著曉羽,不懂她為什麼那麼愛管閒事。

 

「5號?啊,找到了。」曉羽按著門牌找到了小女孩的家

 

「彩君,到家嘍!」她開心的對小女孩笑了笑,「姐姐來幫妳按門鈴吧!」

 

曉羽興奮的按下電鈴,但才一按下,她整個人便昏死過去。一個中年男人走了出來,迅速的將她抱進屋子,小女孩跟著走了進去。

 

驚見這一幕的志熙,傻在當場,他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曉羽遇到了危險。

 

他飛快的衝到大門前,趕在大門被關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歹徒手中搶回了曉羽,並迅速逃離現場。

 

歹徒看傻了眼,目瞪口呆的盯著漸漸消失在眼前的志熙和曉羽。

 

志熙將曉羽抱到了公園的長椅上,讓她靠在自己身上,他緊緊的抱住她,就像抱著自己心愛的女人。

 

看著懷裡的曉羽,他強烈的感覺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和速度。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救她,他不該救她的,該讓她毁在那個人手裡的,該讓韓天齊傷心流淚的,該...。

 

志熙咒罵著自己,難道,他的心已經被眼前這個女孩動搖了?哼,不可以,絕不可以!

 

突然間,他覺得自己好骯髒,他竟忘了出現在她身邊的目的,忘了自己的任務──。

 

志熙緊握著拳頭,眼裡盈滿了淚水,心裡痛苦的快要死掉。

 

傍晚,曉羽被手機鈴聲驚醒,她睜開眼睛,環顧著四周,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突然,她想到了她送小女孩回家,幫她按下門鈴──。接著所有發生的事情就都沒有了記憶,她想,她一定是遇上了壞人,但究竟是誰救了她,她東張西望的找著,卻沒見到任何人。

 

看到曉羽甦醒過來,志熙放心的轉身離開。他騎著重型機車,飛快的奔馳在大馬路上,腦海裡不斷地浮現著曉羽的一顰一笑,他忍著不去想她,但愈是不想,就愈是想起。

 

志熙走進酒吧,在吧台前坐了下來,點了一杯酒,一口氣一飲而盡。

 

「再來一杯。」志熙看了酒保一眼,眼神銳利的像要殺人一般。

他一杯又一杯的喝著,愈喝心愈亂。

 

「一個人喝酒,不寂寞嗎?」一個打扮豔麗的女人在他旁邊坐了下來,她笑著看了看志熙。

 

這女人叫做雪,是黑幫老大的女人。

 

志熙用冒著火的眼睛看了她一眼,便繼續喝他的酒。

 

「大哥,你有心事?要不要請我喝杯酒?我可以聽你講心事唷!」雪不斷挑透著志熙,她撫摸著他的臉的手,慢慢地滑向他的胸膛,然後是大腿,一雙輕挑的眼神,帶著詭譎的笑。

 

「妳想跟我上床嗎?」志熙猛的又喝下了一杯酒,面無表情的看著雪。

 

「好呀!我想,一定會非常的有趣。」雪輕笑著

 

志熙搭著她的肩,搖搖晃晃的走出了酒吧。

 

他們在附近的旅館開了一間房間,從進電梯開始,志熙就熱情的擁吻著她,雪很驚訝,他竟然會如此的熱情。從電梯出來後,他們又一路擁吻到了房間,志熙邊吻著她,邊脫去她身上的衣服,就這樣,一場無法阻止的乾柴烈火般的激情,瞬間爆發。

 

「我叫雪,你...叫什麼名字?」激情過後,雪躺在志熙的胸膛上嬌嗔的撒著嬌。

 

「過客!對妳來說,我只不過是個過客,妳,根本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志熙推開她,起身穿上衣服。

 

他看了她一眼,將地上的衣服撿起來丟給她,轉身離去。

amyh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