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志熙走進石頭的家,一進屋,石頭的媽媽就抱著他痛哭。

 

「這是石頭要我交給妳的...。」他忍著不讓淚水滑落,將一袋錢交給了她。

 

「就為了這個...值得嗎?值得讓你用命去換嗎?兒子...我的兒子呀!兒子...。」她看著那袋錢,心裡有著說不出的痛。

 

「妳要節哀!石頭...他要是看到妳這個樣子會難過。」志熙攙扶著她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志熙受不了這凝重的氣氛,安慰了石頭的母親後,便迅速離開。

 

他騎著機車在路上狂奔著,漫無目的的不知該去哪裡,突然間,他想到了曉羽,那個總是帶著笑容的女孩,此刻他忽然好想見她。

 

他將車子停在路邊,等著她經過。

 

沒一會兒,曉羽一臉疲憊的從轉角走了出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志熙擔心的看著她,她完全沒注意到他,走到公車站前失神的等著公車。

 

公車來了,曉羽上了車,看著開離的公車,志熙苦笑著。

 

「我究竟是怎麼了?」這樣的行徑讓他覺得自己既可笑又無恥

回到家,他從新聞中得知天齊被上級停職一個月的消息。

 

「這樣就夠了嗎?難道又想這樣草草了事?」志熙再也掩不住滿腔的怒火,「爸和媽的命...石頭的命...,韓天齊,你憑什麼自由主宰他們的命?憑什麼?」

 

他生氣石頭的事又要被當作意外處理,那個劊子手又可以逍遙法外,他無法原諒,再也無法置之不理。現在,該是他幫父親和朋友報仇的時候了。

 

他決定綁架曉羽,讓天齊也嚐嚐失去親人的痛苦滋味。

 

他像往常一樣的跟踨曉羽,善良的曉羽總是不改她樂於助人的個性,一會兒讓座位給老人家,一會兒又幫走失的小孩找媽媽,看到蹲坐在路邊乞討的人,她不管是真是假,一定會拿出一佰元做為資助。

 

看著她,志熙的心痛苦的交戰著,這次,他絕對不能再心軟,一定要給韓天齊一個慘痛的教訓。

 

傍晚,志熙跟著曉羽走進了巷子裡,趁著四下無人,他從後面將她打暈,帶到了山上的小屋。

 

晚上八點,天齊等不到曉羽,焦急的打電話給佳穎,佳穎說,最近她在陪爸爸,已經有幾天沒見到曉羽了。

 

他擔心的坐立難安,決定到大門口去等她。

 

他在門外徘徊著,伸長了脖子張望著,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卻仍然等不到曉羽。他忽然想到,可以打電話到曉羽教直笛的小孩家去問問,也許她還在那裡,但就在他轉身準備進屋時,看到了信箱裡有一封給自己的信,一種強烈的不安感立刻襲上心頭,他拿了信進屋去。

 

天齊拆開信,信是用電腦打成的,上頭寫著──

“十二年前的債,我現在要向你討回來,韓曉羽在我手上,如果想要她活命...。”

 

天齊想起了十二年前誤殺姜本淵的那件販毒案,他嚇得臉色發白,擔心曉羽會受到傷害。拿起電話正想報警,但才一下又掛了回去,他決定一命換一命,無論如何一定要救回曉羽。

 

雖然如願綁架了曉羽,但志熙卻没有一絲絲快樂的感覺,坐在地上,看著被自己綁住的曉羽,他的心裡竟有千萬般的不捨。

 

「不會太久的,只要韓天齊一死,我就會立刻放妳回去。」他在心裡對她說著

 

曉羽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被反綁起來,眼睛也被矇上了黑布,她想起在巷子裡被人打暈了過去。

 

「誰?是誰?這裡是哪裡?放開我!快放開我!」曉羽慌得大叫著

 

志熙看著掙扎著的曉羽,擔心她太用力會弄傷自己。為了讓她停止,他故意引起她的注意,他撿起地上一塊沈重的廢鐵,將它重重的往桌上放,突然發出的巨大聲響,著實讓她嚇了一大跳。果然,曉羽安靜了下來。

 

「你是誰?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裡來?」她用顫抖的聲音問

 

志熙看著她,沒說一句話,他不想讓她知道是他綁架了她。

 

「不要傷害我爸!他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那是意外,真的。爸他也很傷心,他根本不能原諒自己,所以我求你...求你不要傷害他。如果可以,我願意代替他...,我求你...。

」曉羽像是想到了什麼,哀求著說。

 

志熙生氣的看著她,拿起桌上的酒瓶用力的往牆角丟去,曉羽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她嚇得驚聲尖叫。志熙看了她一眼,開了門衝了出去。

 

他不想再見到曉羽善良的模樣,那個總是替人著想的曉羽,是他最不忍傷害的。

 

他眺望著山下,一顆心飄浮著不安,好像就要有大事發生。

創作者介紹

放空

amyh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